专访当红小生陆毅:像阳光般灿烂的男孩(附图
ʱ䣺 2019-06-15

  做宣传,地点设在人进人出的广东电视台八楼会议室。虽然气氛很轻松,但陆毅总给人感觉有点紧张,他回答大家最多的就是“对”和“不对”。但他的笑容让我记忆深刻,是那种有点腼腆害羞的笑。仅仅是大半年时间,陆毅火了。金鹰电视节上再见到他,身边已多了一个助手,没变的依然是笑容。全国的记者整天都围着追着要采访,但他都拒绝了。有人说他长了脾气。

  直到颁奖结束,陆毅宣布要召开一个新闻记者答谢会,正式接受记者们的采访,但由于种种原因,操办并不顺利,他也因此受到连累声讨。当时看到他被众记者“围攻”,憋得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的样子,我真为他着急。

  当然,这一次访问就轻松多了,其实只有笑起来的陆毅才是真正的陆毅。------谢晓

  尽量努力地做好现在,明天才会有机会,过几年等自己成熟起来,就会接一些其它角色。

  我五岁时拍了《泉水叮咚》。我小时候在幼儿园是文艺积极分子,那会长得挺可爱。

  记者:陆毅,我知道你父母都不是干这行的,但你五岁就拍戏了,可以给我们讲讲那会的情况吗?

  陆:对,我五岁时拍了《泉水叮咚》。我小时候在幼儿园是文艺积极分子,那会长得挺可爱,胖胖的,头发生得晚所以特软,稀稀的,(学说话不会也慢吧?)那倒挺快的。五岁时,上影厂到每个幼儿园为《泉水叮咚》一片选演员,我当时是在上海西街幼儿园上学。选了我去面试,几百人,我就唱歌跳舞给他们看,感觉不大紧张。我唱的是新疆儿歌,后来他们就叫我回家等通知,亲朋好友还问我怎么样呢。过了很久才拿到通知,说选上了。于是我要去上影厂住一段日子培训,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习惯离家的感觉。

  陆:我小时候其实挺调皮的,有点多动症,不爱学习。父母却管得严,上小学时我老不爱做作业,他们就骂我,(打你吗?)打得不多。妈妈心疼,因为我是独子。他们生我那年正好实行计划生育,就不能再生了。

  陆:我当时挺兴奋的,因为不知拍戏是干什么,就觉得可以在屏幕上看到自己挺好玩。其实我拍《泉水叮咚》时有很多小孩的戏,我只算得上跑了个大龙套。(当时有片酬吗?)50元,还发了一堆蘑菇,拿回家去妈妈挺为我自豪。我们选上的十多个小孩一起进了少儿演播组,每周到电视台上两天课,所以有了学习的机会,后来一年总有两三部戏接,一般都发个纪念品给我们。

  陆:有。我上初二时,上海儿童艺剧院招生,当时他们是招初三的应届毕业生,结果老师让我去试试,就考上了,于是破格录取。我还记得第一次去儿艺时由我爸陪着,那会14岁,挺胖,120多斤,老师见到我就说,‘你以后千万不要长得像你爸那样高大哟!’(你爸多高?)1米78。后来就在那学翻跟斗、练刀剑棍棒,一直学了三年,可能因为一直在运动就瘦了下来。

  陆:毕业后我在《血色童心》里演了主角,但我慢慢发现自己个子太高影响了接戏,学的是儿童剧表演,但自己的形象又不太像小孩了,于是我辞了职。正好想想那会读大学也到了时候,挺应该的,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,父母也支持,就考了上戏,(为什么没考北电或中戏?)也考了北电,中戏的考试时间却错过了。我当时是以第一名的好成绩考上北电的,但父母希望我留在上海。(考试难吗?)没什么难度,我有基础,都学过,(当时的录取比例多大?)一千个里录一个吧。

  记者:好像北电与中戏都对学生有规定,二年级前不准在外随便接戏,你当时在上戏是否也这样?

  陆:当时赵导看过我拍《血色童心》时的照片,来上海见了一面,又让我去北京定了下妆,然后告诉我让我减肥,(你当时多重?)162斤,1米80。(现在多重?)150斤。

  陆:对。大三就拍了这部戏,大四最后一年演毕业大戏,我去北京参加全国艺术学院汇演,(你演什么?)我演话剧《家》里的觉新,(你像他吗?)不像。我挺乐观的,整天嘻嘻哈哈地笑。(那你跟肖童像吗?)也不像。《永不瞑目》与我的生活不一样,我总是慢吞吞的,而肖童特冲动。

  陆:在《像》剧里,我演一正面人物,痴情、专一,执着,优柔寡断。三女孩都喜欢他,他只喜欢其中的一个,穷人家的孩子,但他又不忍心拒绝其他几个,于是做了很多错误的决定。总之这是四男四女的感情故事。(听说你在该剧中与周迅只有一场对手戏,你还挺遗憾的?)是,她演得很好,所以自己也能够发挥得好。在《一往情深》里我演一网络设计高手,(那你着装也否也要随着改变?)穿休闲装,不特前卫,就是那种普普通通的样子,他跟别人见面时不知说什么好,但只要一进入电脑世界就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
  记者:你与苏瑾、袁莉、周迅都有过合作,是不是她们都把你当小弟弟一样照顾?

  陆:其实我与她们都是相互照顾吧。(苏瑾看上去就特像大姐姐,她拍戏时很照顾你吧?)是。(你平时喜欢女孩照顾你吗?)我喜欢自己照顾别人的感觉。

  陆:我觉得腼腆有时候好,有时候也不好。好吧,因为看上去比较内向稳重,生活中挺自信,但太稳重吧,容易拖拖拉拉。(你好像不太喜欢凑热闹?)我喜欢安静,平日不蹦的,爱呆在家里,上网,打打游戏。

  陆:对,导演找我演的都是偶像,我演着演着已经感觉到了。但我总是走一步算一步,我认为把握好现在的机会就行了,尽量努力地做好现在,明天才会有机会,过几年等自己成熟起来,就会接一些其它角色。(那你认为长得靓对男演员来说是否成了缺点?)长相是没办法改变的事,从形象来说,我觉得长得靓的机会更多。

  陆:我的脾气性格从来就是不喜欢争东西,剧组来学校找演员,我也不会主动去推荐自己,在这点上我相信,是你的东西就是你的。

  记者:有时我们觉得可能对一个成功的演员来说,演技不是最重要的,人品才最重要。

  陆:是,但演技也挺重要的。(你这么看重演技吗?)是,虽然我演的一些角色在形象上暂时没大改变,但我想只要碰上好剧本好导演,就能演出好的戏。(你认为自己的形象能演反角吗?)那得看导演让不让我演,还得看角色是否吸引我。(你在乎人家说你是偶像吗?)不在乎,偶像的定义是榜样,并非说没有实力。

  陆:别人对我的态度会改变。(你在乎人家怎么看你吗?)不在乎。没出名前挺开心,现在拍戏累也开心,挺充实的。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要努力的,要得到认可不容易。

  陆:因为老错过拍片档期。其实电影和电视剧对自己来说只要角色好就行,但往往是拍起电视剧来就是三个月,没时间演电影了。

  我绝对是模范丈夫,会做菜。我与女友的感情一直都很好,她的性格挺像我,爱静,不太好强。

  陆:这个好像不该由我来选择吧。(你平时喜欢看些什么电影?)香港片。可能离生活近,能学到一些东西吧。(有没想过自己做导演?)没想过。

  记者:以你的性格,我总觉得不大适合在娱乐圈发展,很多人都认为这个圈子太复杂了,你认为呢?

  陆:我绝对是模范丈夫,会做菜,(最拿手的?)新疆手抓饭,(那么复杂的工序你都会呀!)同学教我的。

  陆:我与女友的感情一直都很好,她的性格挺像我,爱静,不太好强。(她长得挺漂亮吧,)很漂亮,高高瘦瘦的,很温柔。(拍戏经常要分开怎么办?)现在交通方便了,想见面就回来呗。(假如将来结婚会否减少工作?)应该会吧。(你要结婚不怕影响偶像形象吗?)不怕,就像现在我也坦承自己有女友一样。(对你来说身边的诱惑一定挺多的,你怕不怕自己又爱上别人?)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,我的爱情观是挺守旧的。 (南方都市报记者 谢晓)

  陆毅陈坤两帅哥今日“同室操戈”(附图)(2001/02/11 18:57)